1 十二月

周迅首谈婚姻观被赞上热搜:“我追求单身,追求离异,追求爱与恨,但不再追求婚姻。”

前不久,周迅在《奇遇人生》上谈及自己婚姻观的一番话登上了热搜。


她直言自己很向往如父母一般,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婚姻,也很感动于旅店女主人道子女士和丈夫幸贞先生50多年来不离不弃、相濡以沫的神仙爱情。


但这种感情状态却不可复制,她渴望绝对美好的爱情,但也能够坦然面对人生的多样性。

因为爱情应该也是一人一个样儿吧,我不可能完美地复制我父母的两个人的状态。

但就是说我们的人生,有我们人生自己的体验嘛,我想诚实地去做我的选择。

周迅的这番话在网路上引起诸多共鸣,有评论说她讲出了当代女性对于婚姻制度的怀疑,以及对“感情纯粹性”的追求,正如作家刘瑜对爱情的诉求:

在爱情上我不是一个苛刻的人。

除了快乐和温暖,我什么都不想从男人身上得到。

钱,安全感,地位,成就感,包括智识的乐趣,这些我都可以自己追求。

尽管现实中,那些大龄单身或选择不结婚的女性仍会被周遭的异样眼光环绕,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种对待感情的“不将就”,其实是女性在实现物质与精神独立后,敢于选择并敢于自负其责的,对于自我的坦诚


——我们追求单身、追求离异,追求爱也追求恨,但唯独不愿再追求婚姻了。


要相信爱情,它是无常人生的片刻解药

#周迅婚姻观#的话题中,有网友这样评价出现在《奇遇人生》镜头中的周迅:


“在她的眼睛里,总是能看到如梅花鹿一般的纯净与好奇,没有被厚重的岁月所蒙蔽,没有被失败的感情经历所打击,还有渴望、还有幻想、还有追逐,还相信爱与被爱。


换谁能轻易拥有,这样清澈灵动的45岁呢?



出道22年,8段感情经历,每一次都像是飞蛾扑火,爱得奋不顾身,但几乎每一次都是无疾而终,意兴阑珊便散去。

她说自己十足缺乏安全感,却也总是爱上激烈、偏执、脆弱的文艺青年;她渴望爱意的细水流长,但又更在乎爱情的高浓度:我不能想象我跟你恋爱,然后我是百分之七十。


但毫无保留的投入爱情并不是因为她的匮乏,而是因为她的丰富,正如陈国富导演形容周迅是用“五脏六腑”去演戏一样,她永远有可以被挥霍的热情、有专注于当下的智慧,因此也具有了坦然面对失去的洒脱



周迅曾调侃自己记事能力特别差,像金鱼一样只有七秒记忆,“你的生命有什么转变的时候,可能你没有这个机会去(表达和弥补),当一个人不能拥有的时候,你记得也没有用。所以,不如忘却。

这个“不如忘却”让我想起了徐静蕾对待感情的态度:我是挺念旧的人,但不怀旧。没有在一起就是不对的人,对的人就不会失去他。不想过去,不想将来,就是现在。

说到底,在爱情里活得洒脱又自由的女性似乎都有“忠诚于自己,而后倾注于当下”的智慧,敢付出也要回报,拿得起也从来都放得下。


记得谈过11次恋爱的张曼玉曾说:“当我遇到另一个让我心动的人,之前那个我会忘记得一干二净。我的爱情秘籍就是把每一段爱情都享受到尽!重要的是,你会不会因此就不敢去爱,会不会因此就把过去背在身上,不肯放下。


无论是周迅、徐静蕾还是张曼玉,其实她们选择的都是一种体验式的人生在一场又一场恋爱里,寻找灵感、释放能量、表达自己然后重获新生,忠于内心胜过任何其他,追求过程远胜于结果


她们真实的人生态度,截然不同于《花样年华》中的说法

一个活得通透且充满生命力的女性,她的美与魅,不正是来自于对人生无常的深刻体验吗?


或许一段感情的成功与否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要永远相信爱情,敢于追求也敢于投入,而后带着一个更加洒脱、明媚的自己去迎接生命的未知。


正如著名编剧史航对周迅的那句赞美:“对明天是永远抱有期待的,期待明天,彷佛明天对她全无恶意。

要贪婪爱情,别在不幸的婚姻中自欺


本月20号,在郝蕾发布的离婚声明中,没有恶语相向和对前任的诋毁,反而其中关于感情的一段表露让人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她的真挚:

缘分这件事或多或少或长或短是任何人也无法控制的。
从前我们从朋友变成夫妻,现在我们从夫妻做回朋友,也是很好的一种选择。

在人生的长河里,没有哪一种关系能去丈量人存在的意义。

幸福的方式或许也不只一种。


与周迅和张曼玉相同的是,郝蕾同样是对爱情“十分贪婪”的女子,她曾说:不贪名也不贪利,我贪爱”;但不同的地方在于,郝蕾的一路成长,更多地伴随着婚姻的缔结与消亡。


彼时的郝蕾,曾与演员李光洁因戏生情:他折服于她的演技,出于敬佩心生爱慕;而她也曾公开夸赞他是自己看重的,那类修养得体、又成熟稳重的男人。


一如之后选择素人刘烨一样,郝蕾对待感情的态度从来都是纯粹的,她爱他就只爱那份“精神上的契合”,她离开他也只是因为她从不被对方“懂得”。


“有很多人,他可能喜欢你的演技,喜欢你的长相,喜欢你的味道等等等,他把你看作很多,但是他唯独没有把你看作成是一个人。

因此,当2007年选择闪婚嫁给“名不见经传”的李光洁的郝蕾,在两年后选择离婚时,她在离婚声明中坦诚地讲道:感情和婚姻,确实是我生活的全部,过去是,现在是,未来也是。

2012年,郝蕾与圈外人刘烨组建了家庭,原以为这次的岁月静好,是郝蕾在感情上终于找到了能让自己扎根的沃土,但没想到这段婚姻仍旧是让“贪婪”的郝蕾落了空。

有人评价郝蕾的“贪”是一种不知足,但婚姻中的委曲求全,又是否是对自己和对方的尊重?


我想郝蕾的智慧之处同周迅、张曼玉一样,她们的自知之明胜过知人之深,她们总是遵从于自己的情感需求,她们从不将就,就像郝蕾说:“我是一个湖,他是一个杯子。我太爱你,我必须把水全部倒给你,但杯子自然会溢出来。


不是郝蕾的爱太满,是她还没有遇到能盛下她爱意的另一半。


郝蕾在北京798艺术区曾举办名为“无来去处”的行为艺术展。为了这次展览,她剃度削发远赴印度、尼泊尔取景拍摄了纪录片《如是》。豆瓣上这张照片的下方写着:“只有真诚的人才会爱郝蕾。

“在人生的长河里,没有哪一种关系能去丈量人存在的意义。”所以离异对于郝蕾而言,只是和“错的人”的一场告别。


她需要被看到,不是仅仅被当作一个普通的、需要爱情的女人被看到。


她需要他看得懂她灵魂深处那片幽幽湖水的宽广与静谧,而不是只看见湖边的草、湖边的花,不只是看到湖边那所为世人称道的、无足轻重的鲜艳光景。


爱可以细水长流,但绝不将就


最近,在和身边的一位大龄未婚,但也不缺恋爱机会的女性朋友聊天时,她感慨道:“如今的我们追求单身、追求离异,追求爱也追求恨,但唯独不想追求婚姻了。


是啊,如果一个女性能够赋予自己充足的爱意和关怀,那她对爱情上的精神补给就有着更高的要求,至于婚姻的价值,似乎除了共担风险,也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了。正如张小娴说:

人不一定要结婚,但我们都有幸福快乐、爱和被爱的权利;

来这个世界一趟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回来;也许,即使有机会,你也不见得想再回来;

那么,好好享受这一生吧,去爱、去恨、去追寻你渴望的东西,好好努力,以准备孤独终老的决心去追逐爱情,

可以相濡以沫,可以细水长流,经得起平淡,但绝不将就。

周迅说人生有属于自己的体验,应该诚实地去做选择,所以不结婚也好、离异也好,这些都是不太要紧的事,重要的是要始终知道自己要什么、且有勇气忠诚于自己的渴望,并去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幸福模式。


在《目客:我这样爱你》中,茂子女士和她的艺术家先生妹尾河童,选择了“契约式婚姻”的相处模式。


她在每年的结婚纪念日,都会重新确认双方是否还愿意继续婚姻;而与丈夫一起生活的十几年,她每年都会一个人出门旅行,6到8月在轻井泽的山上独自度过,并特意嘱咐丈夫:“这是为了训练你一个人独立生活的能力。


在茂子女士看来,她定义的夫妻关系不应该是“人”字形,而应该是“H”字形,两个人各自独立,中间的横杠可以是爱情、是亲情、是精神共鸣,但即便这个横杠断了,也不影响双方作为独立个体的存在。



尊重人生而孤独的本质,给自己留空间去独处,也不剥削对方想要喘息的空间;尊重人性善变的本质,给自己机会去选择,也允许对方去考量关系的价值。

不捆绑、不强求、不自欺,完全遵从着自己的本心去经营亲密关系,这或许就是女性在实现人格独立后,所创造出的一种新的婚恋模式。

无论是选择单身、恋爱、结婚还是离异,重要的从来都不是外在的形式,而是内在的幸福感。

与其执著于某个人,执著于幸福的形态、标准和社会评价的声音,不如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关注自己的需求,毕竟人生只有一次。

活得皆大欢喜,不如活得,无愧于心。

互动话题

你是“必婚主义”还是“婚姻无所谓主义”?

如今的你,最看重另一半的什么特质?

欢迎大家留言分享~


文经遇见张小娴®原创发布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

▌作者:雅茹

▌注:本文配图来源于网络。本平台所使用的图片属相关权利人所有。因客观原因部分作品若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,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,以协商授权事宜。

如果喜欢就转发到朋友圈吧:)